李雨

谁也好,救救我吧。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毒酒》abo,私设注意,occ属于我 人物属于国家\天美

“哟,这不是神医扁鹊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那人说着一边还想上前靠近扁鹊。
  扁鹊看了她一眼,不着痕迹的拉开距离无奈道“今天是铠的生日,你能不能消停会儿?”
   妲己还想再说什么,可看到门后的黑影不但就此打住。还饶有趣味的摸了摸嘴唇,心里在想‘他怎么也来了——难不成知道扁鹊是……’。她下意识看向扁鹊。扁鹊正好也抬头看向她,紫色的眼睛里一时只有她一人。
   扁鹊真的很帅啊~精致的五官,儒雅的气质,身后还是那样一个庞大的家族。嗯,的确是一个适合结婚的“伴侣”,如果不是因为那两家是世交。估计自己也愿意……真是,想什么呢?那两个家族可惹不起,一不小心可是连命怎么丢的都不知道呢。话说扁鹊信息素怎么那么淡,妲己忍不住想靠近点想着能不能把这人再看清些“妲己,你还要看多久”。显然,扁鹊不打算给她这个可能。扁鹊现在虽然脸色不太好看 ,声音冷冷的,不过耳朵却红了。噗,小医生你还是太嫩啦~
    “笑什么?”他知道妲己很好看,怎么笑起来时就那么像,像只狐狸……好像能隐约看到耳朵。
    “我在笑那个李家大公子,真是为他们李家积了个大德~”
    “为何?”
    这时妲己却不说了,因为有人来了。扁鹊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铠?”
     铠没说话 ,一把把扁鹊拉进。凌厉的眉头紧缩在一起眼中满是……愤怒?“铠怎么了?”扁鹊觉得铠好像受委屈了,伸手抚上他的脸。铠看到一脸疑惑却又认真的担心自己时,当他眼里只有自己时,妲己已经识趣的走开了。刚才她就注意到了 ,自从她和扁鹊搭话起铠就一直盯着自己,开始她还以为又是哪个爱慕者。没太注意,结果发现他眼里充满着敌意。“哇,一直听说铠忙着家族生意没时间娶妻,结果不是不娶而是已经……话又说回来,既然这么喜欢扁鹊 ,为什么还要和李家联姻。难不成是铠和李白——额呃呃呃 ,太惊悚了!”
     见妲己走了,铠才开口道:“我不是让你在家等我吗?怎么还是来了,你现在还没分化,出入这里很危险的。”见铠一脸担心,扁鹊笑了,“好啦我知道你很担心,可不管怎样今天是你生日,而且在你眼里我那么弱吗?”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扁鹊的战斗力很强,铠是清楚的。可这里水太深,他真的担心扁鹊会再一次陷进去。他已经失去太多了,他们失去太多了。前几日铠为凯因要把扁鹊嫁到李家联姻生平第一次和他的族人大吵了一架。李家只有一位公子,而那个的子是谁,是李白!那个人他虽然见都没有见过一次,可他的风流铠可听多了。铠还天真的以为不过是有人故意诋毁李家声誉罢了,于是私下派人调查过。结果是关于他个人“事迹”要专门腾个别墅才能放下, 他们怎么可以把扁鹊交到那种人手里。
    “铠?铠!”见铠想的出神,扁鹊明白他又在想那件事了于是说“好啦,我没关系的。我这儿不是还没分化吗?如果分化成alpha,倒也不吃亏啊。况且露娜现在还那么小,我好歹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哥哥,这种时候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吧。毕竟你们都照顾我这么久了,说声谢谢是应该的。”
      铠没在说什么而是把扁鹊拉进怀里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到“傻瓜 ,和家人还用说谢谢吗?”
      闻言扁鹊发现眼也有点湿湿的于是,立马推开打断他“对了凯因让我把这个给你”说着便递给铠一个信封。铠一听是凯因给的,立马打开了。良久,铠才勉强开口道
       “……扁鹊,这份信你看过了吗?”
       “没?怎么了?”
       铠刚想说什么便有人急匆匆的喊他的名字,那人是他的手下,那人见到扁鹊在这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立马把消息告诉铠。
       “你真的看到他了?”铠问。
       “嗯”
        “好吧,我马上过去,你在这里照顾好三少爷,我马上过来。”
         “遵命。”
          “出什么事了?”扁鹊问到。
          “没什么,一点生意上的纠葛 。你先和他回家,我随后就到。”
          “……好吧 ,那你自己小心点。”我等你回来,其实扁鹊心里明白能在这时出事,麻烦一定不小。可自己现在能做的只是立刻离开不给他填麻烦而已。
           “请跟我来,三少爷。”

《毒酒》存梗,晚上发完。欢迎评论,我爱秦缓(づ ̄ ³ ̄)づ

    似是厌倦朝九晚五的生活,李白归家越来越晚。扁鹊也正处于事业上上升期,曾一度热闹的家也渐渐凄冷。古有佳人独守空房,本是寂寥,现在可好连房都不用守了……
      李白掀开冰箱发现只有一包包速食,顿时没了胃口“他,今天在干嘛呢?”
       想起和他画的美景,一同许下的承诺,心里空空的很难受。待在这个家也很难受,每个地方都有他们在一起的痕迹。东西都在,可人呢?许是觉得自己待的久了,李白从沙发上爬起来吃饭想走走。既然如此,还是忘了罢……
        堂堂青莲剑仙怎么能被一个Omega束缚,他可是个alpha高高在上的alpha!李白不懂自己到底哪里逆了扁鹊的意他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虽说结婚前风雅了些,可结婚后就一心一意的待他。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就连酒都很少沾,可他的越人终归还是离开了。
        走着走着,尽来到他们相遇是的酒吧——算了来都来了,这里总比没有人的家里好。李白要了杯往常一样的酒好像,只要这样一切就都没变,他的越人还会在他怀里和他畅谈前世今生……一杯烈酒下肚,身上暖和不少可心依旧很是空。反倒勾起的回忆像沙漏一样让人心烦……
        那时,他仗着自己的身份强行把扁鹊分化成Omega;扁鹊当年20岁,李白23。然后碍于两家是世交他们结婚了,起初扁鹊要死要活的,李白也没敢生气,李白有错在先先不讲。重要的是扁鹊本身也对了李白胃口,小小的医生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舍得怪?况且他怀了他的孩子,李白就是想放下也丢不掉了。原以为这样就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