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

我喜欢你

《再见》ABO慎,下次小宝宝就出场啦(´。✪ω✪。`)

事情交代完后,韩沉出来就看到在门口抽烟的赵云澜。他看起来有点狼狈,韩沉走过去把他烟抢过来自家己吸了一口便扔在地上。看向他,淡淡到“不进去看看吗”

    赵云澜微微抬起头,平视韩沉,无奈的笑了笑“先回家,家里那个小祖宗还没搞定呢”

   “我送到咱妈那了”

    “。。。为啥”

     “她那时打电话和我说想打,想见你。我答应了”

     “然后呢”

      “她不信,非要我留一个证明”韩沉说完理直气壮的看着赵云澜。

              上车之后韩沉丢给赵云澜一个盒子

    “戒指?”

     “嗯,里面有追踪器,你一个神,这个最方便”

     “你一个警察也信神?”

      “不,我信你”

       “……要是沈巍也像你这么想就好了”赵云澜调整了个舒服的坐姿看向窗外。他在沈巍出事的时候拿回了以前的记忆。明白了沈巍的感情,看到他的付出和隐忍。以及心机演技巍。

       说实话心情挺复杂,刚和沈巍也多多少少察觉到什么,那么干净,美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看上自己还那么死心塌地(虽然中途跑了)。自己就算再自恋也会疑惑……

       小鬼王一见钟情昆仑,倾尽一切换昆仑一个又一个轮回每一世只能只敢偷偷看着。赵云澜看到沈巍的画了,画里面的人亮丽,意气风发,仿佛能投过画看到主人对其的深情

       那人被捧在心尖上,干干净净~

     每每想到这赵云澜都感到心疼,这么多年沈巍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他还记得一次沈巍为他受伤自己问“值得吗?”

       沈巍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良和一句平平淡淡的

       “值得”

       “沈巍。。”

        赵云澜恍了恍神白了韩沉一眼怒到“别随便喊我媳妇名儿,专心开车”

        韩沉专心看路说“我喊了你好几声,你没反应,我只能喊沈教授了。"随后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打算瞒他多久”

        “什么?”

         “小祖宗”

         “。诶”

    。。。

           “等他伤好了再说,孩子先放我妈那,我刚拿回力量现在又不太平,还是先等等”

         韩沉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赵云澜便又开口“我爱就爱了管他天王老子呢!我不管什么前世轮回昆仑鬼王,我就爱沈巍这一个,他护我前生前世,那我便护他往后生生世世。他要是再跑,我就是用阴的也要把他给锁了!‘’

          韩沉听完就把车停了

          “干嘛”

          。。。韩沉盯着赵云澜良久说到

           “到家了,下车”

      


            沈巍回到了以前的房子,赵云澜的隔壁。开始找一个项链(原著里好像是赵云澜的左肩魂火,忘了是啥了ಥ_ಥ)那个能唤起记忆(我编的别打我(;_;))


巍澜不逆不拆锁🔒,abo,生子,狗血慎《再见》

一般来说斩魂使看到a标o会很绅士的微红离开,可要是那o是赵云澜呢?

     

       斩魂使咬着牙,手指甲也自残似插进肉里,就算盛出血他都浑然不知。他把手放在心口上,想把心脏拽出来。昆仑轮回不记得他,他觉得他应该习惯了,可为什么这一世那么疼……

      咳,嗯来先让我们时间倒退一下,

        两年前。。。。。

      1  本来嘛,赵云澜和沈巍好好一对AO情侣,就普普通通ABO,本来好好的,但是,恩出点事情。沈巍就因为家族内部斗争,就需要离开几年,处理事情。而那个时候他怕会让赵云澜牵扯进来也就没有跟他联系

    那时赵云澜也正好有些事情要处理,他怀孕的事被他老爸知道了~正在被逼婚。正琢磨怎么和他老爸斗智斗勇グッ!(๑•̀ㅂ•́)و✧,不是是在想怎么绑沈巍。。。和沈巍好好商量让沈巍穿婚纱。。

      ⊙▽⊙。。。。

       反正赵云澜高高兴兴去找沈巍了

        

     小云澜心里小九九收盘打得可响了什么长发啦(´。✪ω✪。`)变1不受啦~反正一副老子最大的神情虽然也考虑打掉可实在不忍心。嘴上刀子片片的,嘴边却弯成月亮,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们在一起多不容易啊,好不容易安定下能不高兴吗?

     “沈巍啊,沈巍,这下你可砸我手里了,我这真心你还敢不接吗?”

     

      现在龙城安定,赵云澜条件也不错就身份特殊了点。关于特调处的事一件都没和沈巍提过,也没让那边人知道沈巍的存在。而沈巍也就一普普通通的大 学 教 授ヽ(・_・;)ノ

       沈巍是斩魂使这件事赵云澜不知道,他不想让赵云澜现在知道……事情已经不可控了,不能让赵云澜受任何危险,即便是失去生命。

       

        另一边的赵云澜一脸止不住的幸福样子,他的沈教授真的特别好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晚上还能回屋暖床。不过啊就是太正经让赵云澜觉得调戏他都有种三年起步的感觉。

        而这人太过清冷又不是无欲无求,他们不说爱却又这么强烈的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一年。期间赵云澜也不肯定摇摆过但每每沈巍眨下眼睛就翻了篇。于是那些情感便被糖衣包着,随意埋下。

        情感是种子会在适当时候适当发芽

           赵云澜找沈巍,从大学开始找一直找,找一路问一路硬是连个影子都没问出来。赵云澜一开始还在想自家老婆也太仙了人际关系怎么干净……找到最后赵云澜终于没耐心了气呼呼的拨打沈巍的电话……等了好久电话终于通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

        。

        。

        。

       

     2.赵云澜在沈巍离开的那段时间里,和一个同学期警察结婚了。每天跟不要命似的在前线办公,但还是会干干净净的回家。有人在等他

     对外他是特调处处长,位置高,长的帅,有能力但对内他是一个omega,一个怀孕了的不知道亲生父亲在哪的omega。

     他刚刚上任时,就有人拿他是omega这件事找茬可都被他用实力硬生生给怼了回去。那些看不惯他的人除了想弄死他以外,其他的一直咬着牙想把他吃了。遇到沈巍之前他也乐于和高干子弟玩儿还1直没输过。再后来的他看上沈巍第一次动心为了和他在一起啥事都干过了。

        还打算巍爱变瘦,一辈子~可神仙恋爱哪那么容易啊……

        而沈巍那一走就是两年,赵云澜24,沈巍。。。那年赵云澜结婚生子人生巅峰,沈巍。。。。。(沈教授,冷静ಥ_ಥ)

        您马甲要掉了。

        。

        。

        。

      3  他们就这么过了两年,两年后特调处接到一个通知,斩魂使受重伤,过一会儿会化为他在人间的模样,需要一段时间特调处的配合。好像还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而赵云澜也多多少少探到了斩魂使(沈巍)的底……

       赵云澜看完资料后,把资料握的死紧。咬牙切齿的把一个a的电话拨通“我,发情期到了,你快点回来”

        “嗯,。。”半响那头又传来声音

        “什么人又惹你了?”

        “没有,快点回来"

         “好”

          “。。。。。”

          “把小的也带过来”

          “。。好”

         4  好了,我们再回到开头

         赵云澜完事后,拒绝了韩沉递给他的遮盖剂。无意中看到沈巍,眯了眯眼直径走了过去礼貌笑到“斩魂使大驾光临,特调处有失远迎,还请您见谅。”

          显而易见的疏离与客套

       说完还看了看身后的韩沉,韩沉白了他一眼。

        赵云澜也不气,乐呵呵的笑了笑  “所以就让我和我家韩警官来带您逛逛人间”

        韩沉抓住他乱动的手,看向沈巍

       “你好,你的事我已经听云。。。赵处长说了,随我来”

《毒酒》abo,私设注意,occ属于我 人物属于国家\天美

“哟,这不是神医扁鹊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那人说着一边还想上前靠近扁鹊。
  扁鹊看了她一眼,不着痕迹的拉开距离无奈道“今天是铠的生日,你能不能消停会儿?”
   妲己还想再说什么,可看到门后的黑影不但就此打住。还饶有趣味的摸了摸嘴唇,心里在想‘他怎么也来了——难不成知道扁鹊是……’。她下意识看向扁鹊。扁鹊正好也抬头看向她,紫色的眼睛里一时只有她一人。
   扁鹊真的很帅啊~精致的五官,儒雅的气质,身后还是那样一个庞大的家族。嗯,的确是一个适合结婚的“伴侣”,如果不是因为那两家是世交。估计自己也愿意……真是,想什么呢?那两个家族可惹不起,一不小心可是连命怎么丢的都不知道呢。话说扁鹊信息素怎么那么淡,妲己忍不住想靠近点想着能不能把这人再看清些“妲己,你还要看多久”。显然,扁鹊不打算给她这个可能。扁鹊现在虽然脸色不太好看 ,声音冷冷的,不过耳朵却红了。噗,小医生你还是太嫩啦~
    “笑什么?”他知道妲己很好看,怎么笑起来时就那么像,像只狐狸……好像能隐约看到耳朵。
    “我在笑那个李家大公子,真是为他们李家积了个大德~”
    “为何?”
    这时妲己却不说了,因为有人来了。扁鹊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铠?”
     铠没说话 ,一把把扁鹊拉进。凌厉的眉头紧缩在一起眼中满是……愤怒?“铠怎么了?”扁鹊觉得铠好像受委屈了,伸手抚上他的脸。铠看到一脸疑惑却又认真的担心自己时,当他眼里只有自己时,妲己已经识趣的走开了。刚才她就注意到了 ,自从她和扁鹊搭话起铠就一直盯着自己,开始她还以为又是哪个爱慕者。没太注意,结果发现他眼里充满着敌意。“哇,一直听说铠忙着家族生意没时间娶妻,结果不是不娶而是已经……话又说回来,既然这么喜欢扁鹊 ,为什么还要和李家联姻。难不成是铠和李白——额呃呃呃 ,太惊悚了!”
     见妲己走了,铠才开口道:“我不是让你在家等我吗?怎么还是来了,你现在还没分化,出入这里很危险的。”见铠一脸担心,扁鹊笑了,“好啦我知道你很担心,可不管怎样今天是你生日,而且在你眼里我那么弱吗?”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扁鹊的战斗力很强,铠是清楚的。可这里水太深,他真的担心扁鹊会再一次陷进去。他已经失去太多了,他们失去太多了。前几日铠为凯因要把扁鹊嫁到李家联姻生平第一次和他的族人大吵了一架。李家只有一位公子,而那个的子是谁,是李白!那个人他虽然见都没有见过一次,可他的风流铠可听多了。铠还天真的以为不过是有人故意诋毁李家声誉罢了,于是私下派人调查过。结果是关于他个人“事迹”要专门腾个别墅才能放下, 他们怎么可以把扁鹊交到那种人手里。
    “铠?铠!”见铠想的出神,扁鹊明白他又在想那件事了于是说“好啦,我没关系的。我这儿不是还没分化吗?如果分化成alpha,倒也不吃亏啊。况且露娜现在还那么小,我好歹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哥哥,这种时候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吧。毕竟你们都照顾我这么久了,说声谢谢是应该的。”
      铠没在说什么而是把扁鹊拉进怀里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到“傻瓜 ,和家人还用说谢谢吗?”
      闻言扁鹊发现眼也有点湿湿的于是,立马推开打断他“对了凯因让我把这个给你”说着便递给铠一个信封。铠一听是凯因给的,立马打开了。良久,铠才勉强开口道
       “……扁鹊,这份信你看过了吗?”
       “没?怎么了?”
       铠刚想说什么便有人急匆匆的喊他的名字,那人是他的手下,那人见到扁鹊在这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立马把消息告诉铠。
       “你真的看到他了?”铠问。
       “嗯”
        “好吧,我马上过去,你在这里照顾好三少爷,我马上过来。”
         “遵命。”
          “出什么事了?”扁鹊问到。
          “没什么,一点生意上的纠葛 。你先和他回家,我随后就到。”
          “……好吧 ,那你自己小心点。”我等你回来,其实扁鹊心里明白能在这时出事,麻烦一定不小。可自己现在能做的只是立刻离开不给他填麻烦而已。
           “请跟我来,三少爷。”

《毒酒》存梗,晚上发完。欢迎评论,我爱秦缓(づ ̄ ³ ̄)づ

    似是厌倦朝九晚五的生活,李白归家越来越晚。扁鹊也正处于事业上上升期,曾一度热闹的家也渐渐凄冷。古有佳人独守空房,本是寂寥,现在可好连房都不用守了……
      李白掀开冰箱发现只有一包包速食,顿时没了胃口“他,今天在干嘛呢?”
       想起和他画的美景,一同许下的承诺,心里空空的很难受。待在这个家也很难受,每个地方都有他们在一起的痕迹。东西都在,可人呢?许是觉得自己待的久了,李白从沙发上爬起来吃饭想走走。既然如此,还是忘了罢……
        堂堂青莲剑仙怎么能被一个Omega束缚,他可是个alpha高高在上的alpha!李白不懂自己到底哪里逆了扁鹊的意他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虽说结婚前风雅了些,可结婚后就一心一意的待他。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就连酒都很少沾,可他的越人终归还是离开了。
        走着走着,尽来到他们相遇是的酒吧——算了来都来了,这里总比没有人的家里好。李白要了杯往常一样的酒好像,只要这样一切就都没变,他的越人还会在他怀里和他畅谈前世今生……一杯烈酒下肚,身上暖和不少可心依旧很是空。反倒勾起的回忆像沙漏一样让人心烦……
        那时,他仗着自己的身份强行把扁鹊分化成Omega;扁鹊当年20岁,李白23。然后碍于两家是世交他们结婚了,起初扁鹊要死要活的,李白也没敢生气,李白有错在先先不讲。重要的是扁鹊本身也对了李白胃口,小小的医生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舍得怪?况且他怀了他的孩子,李白就是想放下也丢不掉了。原以为这样就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